成功诗词网

Hi, 请登录

话故事在线听mp3(安徒生童话故事在线听)

二〇二一幸福如愿

作者:陈小菁 王国栋 冯 浩

守在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点号兵,他们的故事平凡而又精彩

守望远方。

再过几天,便是新年。

辞旧迎新之际,寒风依旧凛冽。一切还是往日的样子,周而复始,平凡无奇。

此时此刻,让我们把目光投向戈壁深处——巴丹吉林沙漠,一群士兵仰望星空和蓝天,守望无垠沙海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他们驻守的哨所叫“点号”。一枚枚导弹发射升空的背后,有他们默默无闻的付出,他们的故事平凡而又精彩。

品尝孤寂,拥抱风雪,守在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点号兵,平凡生活也有属于心灵的“绿洲”。

坚守远方,总有收获。

荒凉的地方,总是生长最稀有的景致:璀璨繁星、澹澹蓝天、无垠沙海、长河落日。那里也生长最纯粹的情感:奉献,执着,担当,无悔。

老兵肖彬彬在点号守了18年,徒弟带出了一个连,许多人被保送入学,毕业后成长为基层主官,老兵却还是本来的模样——一个点号兵。

每次任务来临,雷达开机,他一坐就是大半天;背上设备,外出巡逻一走就是一整天。那年女儿出生,他爬上屋顶调整天线,靠着一丝微弱的信号听到了孩子第一声啼哭;每年新兵下连,他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他们到戈壁滩走走,给他们讲班长曾经讲给他的故事……

坚守远方,点号兵的内心澄澈、辽阔,他们的幸福快乐亦很简单。

肖彬彬带的兵、上等兵曹嘉蔚说,幸福就是看自己在营房旁种下的小树苗抽出嫩芽;下士周官伟说,幸福就是每天晚上都能看到繁星、睁开眼就能看到绿色的树……

从一名点号兵成长起来的排长侯博说,幸福就是遇见对的人,拥有“本是两个世界,却坚持要走出同一种人生”的信念,幸福就是坚持自己的坚持、不放弃自己的理想。

军嫂尤娟娟说,幸福是一次“说走就走”的探亲、是“温暖着你的温暖”,是听着耳边那一声声亲切的“嫂子”,心头涌上的一股暖流。

北风至,雪漫漫。寒冷冬夜,因为远方的坚守,千家万户的冬夜可以温暖如春,也可以浪漫如童话。

此刻,远方的星空纯净幽远,似一条缀满钻石的天鹅绒毯。

边关荒凉,热血涌流。戈壁滩上、雪山之巅、远方岛礁、草原深处……总有一个个坚守的背影,静静地伫立。当他们抬头仰望深邃夜空,眼前总会浮现出一张张思念的面容,以及更多灿烂的笑脸。那些笑脸,一次次告诉他们:此刻坚守,多么值得!

坚守远方,为祖国母亲站岗。年年岁岁,边防军人走最远的路,翻最高的山,唱最真的歌……

新年临近,让我们向他们送去一缕温暖,愿幸福伴随他们一生。

遥望沙海:一群点号兵,一种青春颜色

■王国栋 冯 浩

彬彬守在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点号兵,他们的故事平凡而又精彩

戈壁滩上的视频通话。

荒凉戈壁生长希望,人心永远不会荒芜

第一次坐车前往巴丹吉林沙漠,肖彬彬还没有将眼前的沙海和“荒芜”二字联系起来。

老兵说,他要守护的哨所叫“点号”。老兵还说,点号很小,却是导弹发射任务的“重要一环”,成为点号兵很光荣、责任很重。

沙漠的风,吹得让人难以招架。

刚下车,肖彬彬的帽子就被刮飞了,眼睛也被沙粒“迷”得泪水直流。在风中站定、揉眼睛,他看到一个白色平房孤零零地伫立戈壁滩上,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沙海。

刚满18岁,新兵下连就来到点号的肖彬彬,第一次感到内心的荒芜和无助:“沙漠很大,人很渺小。”

那是2003年。一想到要驻守这个“团队最偏远的点号”,肖彬彬就一脸失落;晚上躺在床上,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们。这里没有手机信号,发电要用柴油机,物资、饮用水都要从外面运进来。

生活一成不变,守哨之初,肖彬彬总是希望自己“更累一点”。

每天肖彬彬都要求跟着老兵巡逻靶场,到最远的点位进行设备维护,经常一出门就是一整天。那时大家都盼望着给家里打电话的日子。他每次挂上电话,眼泪就止不住。

肖彬彬眼中,老班长王忠梁是影响他一生的人。

一次上级下达靶场勘察任务,挂上电话望向窗外,王忠梁的脸阴沉得就像当时的天气。背上装备和吃喝物资,他正准备出门,被肖彬彬拦住:“班长,让我一起去,我们互相有个照应。”

肖彬彬至今记得那天的风沙。两人在戈壁中跋涉,脚印很快被风吹得没了“踪迹”。天上的云很低,王忠梁觉得再走下去容易迷路。他们在一座土山下支起帐篷,等待风停。

大风呼啸,王班长给他讲起曾发生在这片戈壁上的故事——

多年前,为加快物资运输,上级组织修建通往发射场的铁路专线。几名年轻勘探队员主动申请出征,却在途中迷失了方向。

一个月后,战友们终于在离勘测点不足2公里的一座沙丘下面,找到了他们的遗体——围成圈坐着,他们的手搭在身旁的战友身上,彼此支撑着……

“在最艰难的时刻,是战友的陪伴,让坚守变得不再难。”王忠梁说,因为肩负任务,他们驻守戈壁深处,每一次外出执行任务都可能会遇上不可预知的危险,支撑他们坚持下去的,除了军人的使命、坚守的信念,再就是那份“一路同行”的战友情。

风终于停了,肖彬彬和王忠梁一起收起帐篷。跟在班长身后,再次走进沙海,肖彬彬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。王忠梁告诉他,不管驻守在哪里,心都不能荒芜……

这句话肖彬彬记住了。

那一年,王忠梁退役离开了部队。这位在沙漠坚守了十几年的老兵临走时一直有个愿望:在点号附近种树。

老兵没想到,这个愿望肖彬彬帮他实现了。

“树就是‘参照物’,大家执行任务便再也不会迷路。”第二年夏天,经过连队批准,肖彬彬和点号的另外2名战友从戈壁滩上找到3株红柳,移栽在了营房前。

一人一红柳,三株难成林。在接下来的18年里,“让沙漠不再荒芜”成了肖彬彬的心愿。守着点号,从新兵守成了老兵戈壁,每年春天他都会带着战友种树。在这片沙漠中,他悟出了一个道理:只要心里有阳光,哪里都是绿洲。

2019年,点号的 “油机时代”宣告结束,有了稳定持续的长明电,热水器、电暖气走进官兵生活,新安装的水泵更是让肖彬彬心头一热。

2020年春天,肖彬彬带领中士荆文兴、上等兵曹嘉蔚,扛着锄头到屋前开辟了一畦地。他们种下树苗,也播下了希望。每日给树苗浇水、施肥,这几抹绿意成了他们心头的牵挂。

3个月后的一天,曹嘉蔚飞奔进屋,兴高采烈地喊着:“发芽了,发芽了!”

“幸福是什么?是荒凉戈壁上生长希望,是寒风中生发春意,是一颗颗心不再荒芜。”那天,是肖彬彬的生日,也是他驻守点号以来的第18个生日。

在微信朋友圈,他写下这段话:“36岁,梦想成真。祝我生日快乐!”

守在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点号兵,他们的故事平凡而又精彩

沙海中的点号。

领略稀有的美景,是坚守的馈赠

对下士朱晨琦来说,巴丹吉林曾是个陌生的地方。

2017年他从海边的家乡来到驻守的戈壁,那种“不适感”从身体的每一个毛孔迸发出来。

站在连队陈列馆,朱晨琦翻开尘封的历史——60多年前,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归来,一群官兵征尘未洗就开赴巴丹吉林沙漠,投身新中国第一个导弹靶场建设。

从此,荒凉的大漠成为奋斗的热土。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枚空空导弹从这里试射,第一架无人靶机从这里起飞,第一颗原子弹从这里运往罗布泊……在这支荣誉部队,一茬茬点号兵在这里扎根,托举梦想。

成为点号兵,了解了每次保障任务、巡逻守哨的意义,朱晨琦对在这片土地上的坚守,多了一份崇敬。这个性格倔强的小伙子觉得,留下来、守在这里,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。

大漠冬季极冷,一次测量任务,朱晨琦跟随老兵出发。他们原本计算好了往返时间,确保赶在太阳落山前回到点号。

计划没有变化快。那天中午突然下起雪、风更大,走了没多远,3人就走不动了,只能顶着风往回就是走……等回到点号,3个人全都成了雪人。

点号学习室的墙壁上,有几张充满年代感的黑白照片,记录了点号最初的模样:一座土房子,点号兵笑容纯粹,他们身旁的石壁上,一张中国地图上,“祖国在我心中”几个大字格外醒目。

人生总会遇到风雪,但也一定会有阳光照进心里。

那天任务归来,看着墙壁上的黑白照片,朱晨琦心中的冰雪开始融化。雪停了,再次和班长们踏雪执行任务,他觉得浑身是劲。

这一年,朱晨琦俨然变了一个人。未来仿佛是绿洲,给这个年轻战士带来更多期待。

刚来点号时,他身体素质一般。连长、指导员找他谈话,让他调整到连队附近的点号驻守,他不同意。后来,连队安排朱晨琦到基地学技术。学成归来,他不负众望成了技术骨干。

2018年,连队再次安排他外出学习,他把这个机会留给了战友,“点号需要我。”从那以后,他经常奔波在连队各个点号,维修设备,带徒弟传授技术。

今年中秋,朱晨琦和战友周官伟来到戈壁滩。两人是同乡,闲暇时他们喜欢到营区不远的戈壁滩聊天。繁星点点,两人一起聊起远方的家人号兵。

周官伟说,如果离开点号,他想回老家开个花店,“在戈壁待几年,就想过一种睁开眼睛就能看到花的日子”。

扎根沙漠,心灵深处绽放着美好。“你看大漠的天空,每天的‘璀璨’都不同。”朱晨琦指着天空,给周官伟介绍装在心里的一张张“星图”,“点号其实离家也不远,每一颗星星都代表一双眼睛,那是我们的亲人朋友在望着我们呢……”

璀璨银河,点号兵心中珍贵的风景。领略这世界上稀有的美景,对他们来说是坚守的馈赠。

此前,周官伟被调往另外一个点号负责技术保障。那个春节,朱晨琦给周官伟发来自己绘制的“星图”。

把美好留在心里,它就是阳光;把美好投射到天空,它就是星河。

“和朱班长学到的不仅是技术,更多是对人生的理解,对价值的标定。”再次仰望星空,周官伟决心像朱晨琦班长一样把点号守好。

守在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点号兵,他们的故事平凡而又精彩

家的味道。

“爱情树”常绿,连绵沙海从不缺少爱

距离,有时并非阻隔爱的重重高山,而是滋养思念的土壤。与另一半相隔千里,爱的种子在戈壁滩生根发芽。

在点号兵心中,戈壁从来不缺少爱,生长在这里的“爱情树”常绿长青——排长侯博和妻子喻佳伟的爱情故事,很好地印证了这个说法。

侯博和喻佳伟是高中同学。曾几何时,他们生活在“两个世界”:一个读军校,一个在地方大学;一个在西北,一个在南方。一次同学聚会,让两人的人生重新“归位”。

那是一个春节,高中老师组织回乡的学生到家中吃火锅。老师的家不大,却很温馨。

穿着军装的侯博坐在喻佳伟旁边,和她聊起军校的生活。他之前考上了一所地方大学,又入伍成为一名点号兵,随后又在部队读了军校……在地方大学上学的喻佳伟觉得,那是与众不同的生活。

那时候,侯博已经想好了自己的毕业去向:回到西北广袤的土地去实现军旅梦想。那次聚会,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喻佳伟。聚会之后,两人每天都会电话联系,聊人生、聊理想,在彼此生活中遇到难事和困惑时,也会互相鼓励支持。

他们约定好,不管遇到什么情况,接到对方打来的电话、发来的信息,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复。

大学毕业前夕,喻佳伟在读书的城市找工作,一次在地铁上丢了包,她急得不行。侯博得知消息,赶忙联系那个城市的战友,把喻佳伟送回家。这件事让喻佳伟特别感动。

一次,侯博外出参加集训,上级组织攀登雪山。经过半天的跋涉,侯博和战友站在了山顶,眺望远方,侯博思绪难平。不久后,喻佳伟的手机上收到一条视频消息——那是侯博拍摄的雪山。

去年春节,侯博到点号蹲点。任务突然来临,喻佳伟和侯博连续几天断了联系。任务结束,侯博再次开机,看到女朋友发来的一条条信息,他的眼睛湿润了。他们约定好:下个春节两人一起回家领证。

驻守西北大漠,点号兵和家人、朋友,总是聚少离多,团聚是每个人内心的期盼。点号,是点号兵心灵的归处,也是他们家人心中的“另一个家”。

今年中秋,干事徐贝勒和女朋友尤娟娟来队探亲。这位昔日的点号兵,最大的心愿就是带女朋友去自己驻守过的点号看一看。

这次探亲,尤娟娟准备了许多零食。尤娟娟和徐贝勒是同乡,她深知他对点号的深厚感情。2年前,两人刚认识,尤娟娟就带着大包小包地来到部队驻地,作为“准军嫂”,她只想把一缕温暖送给战友们。

车窗外,沙海连绵,尤娟娟想起徐贝勒说过的一句话:“巴丹吉林也有‘林’,一个个点号就是绿洲。”

再次爬上点号附近的土山,尤娟娟闭上眼,静静地聆听“鸣沙之音”。

回到点号,官兵们正在准备篝火晚会,大家围坐一起,篝火冉冉,歌声辽远。

听着耳边一声声亲切的“嫂子”,尤娟娟心头涌上暖流。

那一刻,她终于明白徐贝勒口中所说“绿洲”的真正含义——那是点号兵的精神家园。

守在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点号兵,他们的故事平凡而又精彩

肖彬彬眺望家的方向。

守在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点号兵,他们的故事平凡而又精彩

侯博弹奏吉他。

守在巴丹吉林沙漠深处的点号兵,他们的故事平凡而又精彩

巡逻路上。

2021,“我”的幸福

生日那天,战友们在戈壁滩上为我准备了一场“火锅宴”。大家在戈壁滩挖一个小坑、填上柴火、支上一口锅,炉火烧起来,我的心里特暖和。伴着点点星光,我许下心愿:希望我和我的战友一切都好。

幸福就是做热爱的事儿。我最大的幸福是看到一架架战鹰飞上蓝天。曾几何时,我也曾梦想过自己可以驾驶战鹰,在蓝天俯瞰大好河山。如今,虽没有实现儿时梦想,我却在更重要的岗位守护着战鹰,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?

幸福就是心里有牵挂、人生有目标。今年夏天,她跨越山海来到了我驻守的地方。这些年因为有她的牵挂和理解,我有了扎根大漠的勇气。未来,我要和她组成家庭。今天,我们在各自“战位”为明天奋斗。

(刘 洋整理)

来源: 中国军网-解放军报

相关推荐

评论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
  • 网址